搜索

太极中国_太极拳网站门户

查看: 2430|回复: 4

{转载}传统武术高手打架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8-29 05: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转载}文章来源 baidu.com

连载 三之一

世事无常,当年龙武师千里寻斗拳王阿里, 差点没给抓进公安局(没有介绍信)。现在炒做挑战泰森居然成了潮流,但却没有一个敢再去酒店外面等的。我说要买龙武师赢,是因为见过龙师的身手,阿里虽未亲见,但也看过录象。抛开步法、腿法和交法,光从力量上阿里就占不到太大的优势。

     而现在这些唱着义和团调子的垃圾,真要是和泰森斗,我看一个照面就会输。西方拳击手的训练手段是不全面, 但也没闲着,千百场的比赛又没做假, 凭什么你要赢别人。内功,动不动就说内功,知不知道内功是什么啊!

     内功又不是咒语,就你有,别人就没有。西方拳击手身上的“内功”可不比这些人少,虽然他们自己并不知道,但一旦用出来很可怕的。泰森并非真高手, 比霍利菲尔德差多了,他输给霍是一点都不怨。

     霍利菲尔德打拳用脑,技术也很不错,打刺拳时有很明显的侧身沉肩动作,用的是抖弹劲,打出来的拳幅度不大但带骨力,杀伤力很大。泰森一味想*近了, 好用上腰力打钩拳,结果被霍氏老远就干掉了。 泰森第一次输了还不服气, 等打了第二次才知道自己真的很差。 霍利菲尔德是个有心脏病的人, 年纪又大了,体力跟不上, 做动作时不得不找点省力法子, 结果给练出“内功”来了。 体育场上这种事常有。 许多运动员年轻时体能好,总是鼓着一口气冲,不知放松为何物,年纪大了体力下降了, 提不住那口气了,一放松反而技术、智慧都出来了。

     这就是“气沉丹田”后找到了根劲的结果。 霍利菲尔德的拳头上有根劲, 出拳的速度虽不快,但能因敌变化,到了对方身上才发力的,此乃内家拳的“轻出重击”之谓,比史泰龙电影里“风暴般”的拳头威胁大太多。泰森和霍利菲尔德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我曾很注意地看过霍泰第二战时, 霍氏的出拳时腰腿的配合,西方拳击手发力时大都蹬脚尖,而霍发力时脚跟是着地的,这点细微的差别是很了不起的,拳上的力道能增加很多。看霍氏的访谈节目,发现他是黑人里少有的有修养,静得下来,也不乱动,真想不到一场心脏病居然成就了一个真的高手。

中国武术走向世界少不得要和黑人拳击手过招, 实事求是地分析对手。黑人选手很有天才,天生的骨壮筋强,我等练十年的成果,别人天生就有,而且还进步快。黑人选手的优点很突出, 缺点也很明显。 黑人天生坐不住, 加上受教育少, 养成了许多恶俗和嚣张的习惯。 打拳时不动脑, 士气起伏很大,顺风时喜欢欺负人,逆风时没斗志。如果针对性地下点圈套,基本都要上当。现在国外肌肉训练成风, 健美式的肌肉训练其实是把黑人选手的优势搞没了。 但黑人的天才真的很了不起,电视上经常看到黑人拳手很沉闷地搞了半天, 忽然使出一个很漂亮的“内功”动作一招定胜负。 只不过这种情况很偶然, 就是他们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过度兴奋了出不来,不兴奋也出不来。基本上, 我觉得西方的拳击训练方式是在抹杀天才,所以拳击界里成大事的都是些另类, 越是好孩子受害越深。 这和中国的教育制度很相似。

     黄种人天生体质是有差距的, 必须要*后天的科学训练, 要练出内功才行。 但什么是内功, 体委那帮人是不懂的。 在内功问题上,有两个极端, 一是否定内功,片面突出苦练;另一个是神话内功,以为有了内功就可轻松获胜,结果让林教头那种好大言,敢开口的人钻了空子。内功神话非常可恶,是种取巧心理,而中国人却最爱搞这个。 小到内功神话, 大到社会主义的优越性,都是在取巧, 结果上了大当。就算内功所向无敌,练内功也从来不是个轻易的事情, 取巧想都别想。两害相权取其轻, 如果不能真实地宣传内功,我觉得还是多讲苦练的好, 只要注意别伤身就行。

     象每天踢三千腿那种搞法很勇敢, 但是很难持久,不过有这个基础, 只要身体没出大毛病,将来一有明师指点,能更快“悟道” 。历史上许多内家高手都是先练的外家拳, 李雅轩就是个例子。 练过外家拳的人之所以好“悟道”, 一是有力,腰腿力量够, 不须从头走猫步;二是知理, 都是打过架的,有感性认识,能发自内心地理解内家拳经中许多大实话。太极拳在知识分子中有很多FANS, 有知识是好事,但是不打几架很难说能真正地理解内功的好。

     内功是人的本能,一言蔽之就是放松, 放松之后有玄妙。

     内功能把人的极限发挥出来,并非等于可以任意妄为。中国武术的内功含义非常广,力量只是内功的一方面。内功的最高境界近乎神仙术, 如何练习今天已无人知道,但是内功最基本的就是根劲和放松:放松之后出根劲,有了根劲更放松。放松并不容易,象练瑜珈那样,绷着腰打坐,嘴里反复叫放松,其实是以“放松”为名义的紧张,就象共党国家总爱取名民丄主共和国一样。(我校)最新的医学研究显示: 人脑决定不做一件事所牵涉的脑细胞和消耗的能量,常常超过决定要做什么事。所以, 心中想放松其实还是没放松。

     人真要放松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自信。做自己得心应手的事就是放松。《卖油翁》里的卖油翁卖油,射箭的好汉射箭,都是放松,反过来让卖油翁射箭,好汉卖油就都紧张了。 如果光讲养生,所有体力的运动如下棋、弹琴, 只要是娴熟了,都能让人放松,就是修手表、扎假苍蝇也能有此功效。太极拳除放松之外还能活动筋骨,这比修手表好,但不是主要的,人只要心中不焦虑就什么都好了。小子我真心地建议众看官向英国人学习都去Develop一个用体力的Hobby,哪怕是做木匠, Hobby能抚慰您的心灵!

     内家拳能真放松是因为百战百胜,与人生死斗,“胜似闲庭信步”。李雅轩讲散手比斗中身轻骨爽、有不可言语形容之妙,说得就是这种享受,和明朝皇帝做木匠是一的道理。人要是腰腿有力了,跳得远,蹦得高,动作快了,别人一拳打来,要躲要打随心所欲,心情当然不紧张了。 一放松就解放了脑,人就健康,思想和心态也变化,这是内功的第二步。内功让人沉着,思维敏捷,用在打斗中远比力量更有效,也更可贵。内家拳的所谓养身功效也在于此。练内家拳是可以治好近视眼的。
 楼主| 发表于 2013-8-31 04:26 | 显示全部楼层
连载: 三之二


许多人追求内功是看重内功的力量,是舍本逐末了。 内功拳在打斗中确有放人丈外的轰动效果, 但这只是借力,不是内力主动做功。内家高手放一个人容易, 扔袋面粉就难了。我师教我等推手、散手时常说,“是你自己打自己, 我只不过加了一把力。”

     内力仍然是肌肉的运动,内力并未超过人的肌肉的能力,让内家高手举杠铃决不会比世界记录高。只是内力使用肌肉的方式很独特,因此力量要大些,但大不了多少,能大50%就不错了,与此相对应的是用力时间缩短了,肌肉的消耗也急剧减少, 这才是了不起的。平常人力虽大,但在打斗中用不出来。 内功最可怕的是能恰如其分地使用这个力量。内力是准确, 而不是光力量大。人其实也就是个箱子, 给个力就会动,只要打得上没有不倒的。 比武不是比举杠铃, 平常人的力足够了, 打斗中要会用力才真能赢。

     许多人到处宣称西方拳击手一拳有几百磅,那是无知, 是投降主义。几百磅是个什么概念啊!几百磅的杠铃放地上, 拉拉试试。打斗中,一瞬间几百磅,一匹马也做不到啊!就算他真力大,有几百磅,也照打!燕青不也扑翻了任原.

     我最初向往武术是为了打架获胜,后来才慢慢体会到其中的艺术。打架其实是最容易的, 打死人也用不了多大的功夫, 但想会会高手就难了。

     打赢流氓的功夫容易练,我在师傅手中象个儿童, 但在外面打时手还挺快。 一次在街上和一个横人斗, 赢的太轻松几乎没有任何成就感。拉扯在一起时, 我一手架着他,另一手远远地甩了几拳,其实也没怎么伤着他。 但他没能抬起头还不了手,吃了亏,就往前冲,想打近战。冲过来他就搬我,想使拌子, 我架住他一会让他用力,等他搬得实在了,然后顺他的力一拉, 人就到地上了,脑袋撞在柱子上。比赛结束。

     这次打斗对手很差, 但对我仍是个大的提高:最根本不是力大, 而是我居然在那种情况下还能想事情。 这种进步让我自己都很惊喜。不过街头斗殴很恶心:那些人在打架前那么凶蛮、无理,打输后又如此可怜、无助, 难道人性天生就是无知和软弱的。一个小混混这样也罢了,象刘丄少奇,都贵为国家主席了, 也还是这样。刘丄少奇被红卫兵殴打,情急中拿出宪法来挥舞,他可曾想过那些被他整的人也是有本宪法保护的,而当年他又是怎么做的呢。 假使毛刘这些人小时候多打点架, 不知道会不会好一点。

     武术用在斗殴上太糟蹋了, 打人并不能带来什么快乐。 练了武要和高手过招,看看人家的手段如何出神入化,自己又该怎样应对,那才是真的叫人高兴。现今中国社会上,暴烈之气很重, 就是“平常百姓也做不得善人”。 学点武不吃亏是对的。

     打斗中力量并不太重要,是个人都有足够的力量取胜。最重要的是冷静, 脑子要清醒, 不能紧张, 不能怕。许多善打架的人, 一点功夫也没有,就是因为沉着,天生的力量就够了。对方也是人, 凶巴巴的样子其实是害怕, 好对付。真正的高手,由于气在丹田,表现得很平和,不过打起来就如猛虎。 我师有次在批发市场打一群爆发户, 一人对八个, 还倒陪了七百块汤药费。


那帮人是横惯了的,并没什么本事,终于倒了大霉。说来很气人。 明明是他们的汽车撞了停着的自行车, 他们还有理了。 我师本想算了, 结果那开车的还故意松刹车,把自行车的轮子压弯。这明摆就是欺负人嘛! 那帮人从车上下来一群, 我师怕他!窜进去,照当头的胸上就是一拳, 拳劲透胸而过,那厮吃打坏了骨头, 鼻涕口水和着血流,站那就不动了。 一群人围上来, 又抹袖子,又嚷嚷的, 样子挺凶,却都不走近。 欺负弱小惯了的,哪见过真阵仗。 我师动了狠心, 一双眼睛怕人, 东一掌西一拳, 八个全倒, 搞成了表演。 十秒钟,这帮人全到地上嚎去了, 哭的都有。

     终于想起有政丄府了,到派出所解决问题, 我师见他们被打得也惨,气下去了, 就倒陪了七百块汤药费。 那个当头的被打得很可怜,其他人扇在头上的多, 血留得怕人但没内伤。 当头那个胸膛被打透了, 没几年好不了, 恐一辈子都不爽利。

     我师身才瘦小, 看不出是个有功夫的, 身高不到一米七, 但臂长却有一米八五。 我师三十年功力, 骨头极重, 从外表看最多一百二十多斤, 但实际有一百四十多斤。 内家功夫练的是筋骨, 肌肉成细长条, 骨头极密。 我师每每和武林同道比手, 不用什么周折,只要两指往别人身上一甩, 没人受得了, 罗师伯就是个例子。 罗师伯本是练外家拳出身的, 一身硬功护体,就是小伙子用榔头敲都不怕,但就怕我师的两根手指, “砍在身上就似角钢, 痛在骨头上”。罗师伯的外家功夫很高, 一棵大树两掌一戳,能把树皮戳掉, 要是插在人的肋上当场就没命了。 罗师伯年过五旬后, 气力下降,外家功夫有点力不从心, 见了我师显露的内家真传后,就想转投太极, 欲拜我师为师。 我师年纪比罗师青, 罗师也是一门之首,又是多年好友, 就以大师兄的身份代何其松师收罗师为师弟。罗师伯是老武林, 见过大世面。 讲了很多武术真经, 让我等大长见识, 从此不敢轻视外家拳。

     我师住在火车站附近, 社会治安很乱。 我师晚上出来教拳,只带把棕竹扇子就够了。棕竹扇子有弹力很结实,只要用上抖弹力,足够敲断人手的骨头。 我师感于社会治安不好, 教了我等很多实际的防身术,苦练了太极拳里的几招, 比如提手上势, 金鸡独立,斜飞式等。 提手上势就是踢对方的迎面骨, 如果穿着皮鞋, 用鞋边一插,就象刀劈斧砍一样可怕。 太极拳里许多招式都是能立取人命的。 只要用上了内力, 一把棕竹扇子就是一把刀,两根手指就是剑。(剑法中左手捏的剑诀就是一把用来点穴的短剑,太极剑法是两把剑,可惜如此基本的道理都每人懂。)我们师兄弟每人都买了把扇子,很有点派头。如果没有扇子, 一本书也行,书脊弹人照样打断骨头。 生活中有很多可用的武器, 对付持刀歹徒很管用, 不须怕。

     持刀歹徒并不可怕,但是现在军体拳等教的空手夺刀方法是万万用不得的。想踢掉或扭掉对方的刀是很愚蠢的。会用刀的人,其实不用刀也能伤人,刀也就是个幌子。 如果你的注意力全在刀上,他的拳脚就可以随意伤人了。有些有经验的歹徒还故意左手持刀,就是诱你上当,好右手伤人。对付持刀的歹徒, 别一门心思想夺刀,关键还是要打击对方, 把人打倒了, 刀还能伤你!如果去踢敌人的腕子和抢人的腕子,你一伸手别人手里的刀挽个花就能把你拉道口子。

     对付刀和一般打斗差别不大, 都是注意别让对方落着根,没根劲刀是捅不出力、伤不了人的。 会用刀的人, 刀刃是向上, 刀总挂在腰边,不轻易出刀的,目的是一但捅进去就用腰力往上拉,这是军队在战场上用的立取人命的招术。 碰到这种人你就走, 他懂其中的奥妙,是不会追的。

     一般的歹徒拿把刀乱捅,那就好办了。 他总想着刀,你就可以指东打西,比如假装夺刀,在他收刀时戳他的眼。不过最好的办法还是用衣服去挂他的刀,那些傻叉总是把刀磨得很快,一碰就挂上,衣服挂上后换个方向,用个脆劲一弹就能把他的刀拉掉。 911那次,若是我在机上, 只要用个毯子叠成两层,象斗牛士一样往刀上一蒙, 傻阿拉伯肯定会使劲地捅啊捅的,毯子又没绷紧哪里捅得开, 趁他忙那头, 这边拿把长点的钥匙就插丫脑门上。 没毯子用坐垫、枕头都行, 只要是软的织物, 软东西不搭力, 最麻烦, 软索捆猛虎啊!
 楼主| 发表于 2013-9-2 11:22 | 显示全部楼层
连载 三之三


真正的高手不怕你那大棒子偷袭, 就怕洒个网子给缠住了脚。不过谁要是敢拿网出来, 高手见了肯定会动杀心。内家高手,功夫全在脚上,身法快如鬼魅, 你还没来得及抬手,一个快步冲过来,先就收拾了你。

     人身的力全从脚上来,脚一定要站实了身上才能做动作。就象电影《骇客帝国》里一样, 身体晃啊晃的, 脚却一丝都没动。《水浒传》里有个关于脚的打斗细节写得最真实: 话说卢员外遇害, 燕青逃到城外腹中饥饿,因逃得匆忙身边无钱,看两个客商在道上赶,便欲抢劫,但又不想伤人性命,只是上去一拳打翻了一个。 被打翻的正是石绣, 另一位好汉便是杨雄, 只见杨雄回身就是一棒, 打在燕青的腿上,燕青吃痛倒地, 石绣上来就想捅一刀,好在看见了燕青袖口的花绣。 这场打斗波澜不惊却充满智慧。杨雄果然是个街头斗殴的高手,回身一棒就往膝上打,不高不低的最是难躲。要是打头, 腰一晃就闪开了, 以燕青的身手这一棒也只有生生地忍了。好个燕青,果然是能扑翻任原高手,若是换了旁人骨头早就打断了, 燕青钢筋铁骨,只是吃痛不过而已。杨雄这一棒是下了杀心的,燕青没被打坏,除了骨壮,想是知道该如何“忍”。

     内家功夫里有“硬碰硬”的招法 。我师传我的诀窍就是,一定要用上根劲,碰撞时骨头一转,看是两个人碰骨头,其实是我在小小打了他一下。骨头这一转就把横向的来力变成了纵向的力通过骨架传走了,纵向承力再大骨头都不会断的。对方骨头若是不动,只有吃打伤了。 我以前踢足球, 胫骨碰着就痛,现在被人蹬踏都无所谓, 一是的确骨硬了, 二是用上根劲。足球巨星,所以敏捷胜人,还不受伤, 全是有根劲,马那多拉被踢的还少了, 又怎么样。中国足协的蠢货, 不练点根劲, 跑一万米有屁用,他们那里知道米卢天天带头玩足网球的用心啊! 小子我体会到根劲,就是*学着踢足网球踢出来的基础。

     恩师又天天压,“硬了”、“软了”地搞了整两年,终于有一天福至心田就碰上了。

     人的骨架的设计很奇妙, 许多关节的接触面都是开槽的马鞍面, 而且骨头两端都很粗大,这种设计能把很大的侧向力转变成沿骨头走的纵向力。太极拳处处讲根劲, 根劲其实就是骨力。 太极拳经曰:“力由于骨, 劲出于筋”, 还有“劲起于脚”、“节节贯通”之说, 就是讲的手上的一拳其实是从骨架上传来的腿上的力。手才多粗, 腿又多粗,拳击打半天倒不了一个,内家拳只一掌一拳就能取人性命, 原因就在于此。 西方人为求这一招至胜,只知力大好用,却越练越蠢笨, 而我们的老祖宗真是太聪明了,怎么就想的到。现在西方把人体每个关节形状细节搞的很清楚, 象脊椎有六个自由度,每个自由度的上下限等等,但是就是不知道每个角度的具体力度能是多少,什么样的安排能最出力又最小伤害。这是算不出来的,矩阵太大,而且有些假设还是错的。 老外要是懂得什么是根劲, 整个运动科学的许多结论就得推翻了重来。

      如果有什么手段记录下我师每个动作各关节的细节, 那才真是宝贝啊! 到时候众看官想学功夫就容易了, 买张光盘就得。体委几十年来为了庸俗化太极拳, 鼓吹陈王庭创拳说。 其目的就是为了否定内家拳的中华文化传承, 然后才好任意胡来。根劲和内功非太极拳独有,形意拳里讲的更多,难道形意也是陈王庭所创不成!一拳一掌, 随便摆个架势,能不能出根劲, 内行一眼就看出来了,老一辈的拳照珍贵之处就在于能提示后来人各种姿势下的劲路。 体委的冠军们可有一个是能出来根劲的?这样的拳也能打人, 这种冠军难怪大家不服。

     现在的太极名家里面有几个对得起他的那个姓的。 不是我骂他们,有没有功夫,自己的拳照明摆在那,赖都赖不掉的!

     祖师杨澄蒲和李雅轩的拳照珍贵啊! 如果众看官懂的欣赏其中的劲路, 那就是功夫入门了。 杨澄蒲的拳照尤其宝贵, 比如栽捶, 只有他敢弯腰,就连李雅轩都只能打成直腰的。不是李雅轩不想弯腰, 没有办法, 内力不到只能如此。 许多名家子孙, 扛着上辈人的名声,照着照片摆拳架,自己还不知道错在那里。 祖师的拳架子岂是那帮破铜烂铁能学得来的!这就好比书法,谁能模仿得了王羲之字。若是老老实实地写一幅自己的字,别人也许还表扬几句, “写得好,很黑!” 描这么大的名家的字画来充自己的本事,还不找抽啊!

     以书法比拳照很贴切, 书法里的劲路和拳的劲路神通。 郑曼青的字和他拳是一样的,劲力单纯,含在里面,结构也不复杂,一条劲从头到尾的转换很分明。 李雅轩的拳好比颜真卿的字,刚猛连惯,小处锋芒自然挥洒、放荡不羁,结构上是刚中有柔,处处照应,不大容易看清楚其中的气魄收放。清朝有个进士把颜体字改了,笔画过多修饰,结构也改得简单机械好掌握了,小学生学字多用他的本子,这种字乍一看也刚猛,但总感觉撑不起来, 好似阉人。 现在的名家打拳多有似于此。
 楼主| 发表于 2013-9-15 18:54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内容涉及面广泛,值得细细慢慢的品味啊。。。。
 楼主| 发表于 2013-9-18 05:07 | 显示全部楼层
{霍氏的出拳时腰腿的配合,西方拳击手发力时大都蹬脚尖,而霍发力时脚跟是着地的,这点细微的差别是很了不起的,拳上的力道能增加很多。}

是否可以这样的解释:霍出拳的方法是用脚跟发出的力道传导到拳头,使用腳跟來出拳,是“根勁”;如果泰森的力没有用脚跟发的节节贯穿,尽管他的力量惊人在顶尖高手与高手的对抗中似乎也占不到上风。蹬脚尖如果是五个脚趾同时抓地脚跟离地,是否会形成中心或重心的微微前移而造成輕微的失重给对方一个[四两拨千斤]的机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太极中国 ( 京ICP备13002242号-1  

GMT+8, 2018-7-19 04:05 , Processed in 0.111494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