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太极拳谱 查看内容
太极泰斗李亦畬太極拳論
2018-10-19 18:34| 查看: 325| 评论: 0|来自: 编辑
太极中国

  亦畬太極拳論

  李亦畬

  1、五字訣

  2、行工要言

  3、撒放密訣

  4、敷字要訣

  5、虛實圖解

  6、各勢白話歌

  五字訣

  一曰心靜:心不靜則不專,一舉手前後左右全無定向,故要心靜。起初舉動未能由己,要息心體認,隨人所動,隨屈就伸,不丟不頂,勿自伸縮。彼有力,我亦有力,我力在先;彼無力,我亦無力,我意仍在先。要刻刻留意,挨何處,心要用在何處,須向不丟不頂中討消息。從此做去,一年半載,便能施於身。此全是用意,不是用勁。久之,則人為我制,我不為人制矣!

  二曰身靈:身滯則進退不能自如,故要身靈。舉手不可有呆像,彼之力方礙我皮毛,我之意己入彼骨內。兩手支撐,一氣貫串。左重則左虛,而右已去;右重則右虛,而左已去。氣如車輪,周身俱要相隨,有不相隨處,身便散亂,便不得力,其病於腰腿求之。先,以心使身,從人不從己;後,身能從心,由己仍是從人。由己則滯,從人則活。能從人,手上便有分寸,秤彼勁之大小,分釐不錯;權彼來之長短,毫髮無差。前進後退,處處恰合,功彌久而技彌精矣!

  三曰氣斂:氣勢散漫,便無含蓄,身易散亂,務使氣斂入脊骨,呼吸通靈,周身罔間。吸為合、為蓄;呼為開、為發。蓋吸則自然提得起,亦拏得人起,呼則自然沉得下、亦放得人出。此是以意運氣,非以力使氣也!

  四曰勁整:一身之勁,練成一家。分清虛實,發勁要有根源:勁起於腳根,主於腰間,形於手指,發於脊骨。又要提起全副精神,於彼勁將發未發之際,我勁已接入彼勁。恰好不先不後,如皮燃火,如泉湧出。前進後退,無絲毫散亂。曲中求直,蓄而後發,方能隨手奏效。此謂「借力打人」、「四兩撥千斤」也!

  五曰神聚:上四者俱備,總歸神聚。神聚,則一氣鼓鑄,煉氣歸神,氣勢騰挪;精神貫注,開合有致,虛實清楚。左虛則右實,右虛則左實。虛,非全然無力,氣勢要有騰挪。實,非全然占煞,精神要貴貫注。緊要全在胸中、腰間變化,不在外面。力從人借,氣由脊發。胡能氣由脊發?氣向下沉,由兩肩收入脊骨,注於腰間,此氣之由上而下也,謂之「合」;由腰形於脊骨,布於兩膊,施於手指,此氣之由下而上也,謂之「開」。合便是收,開即是放。能懂開合,便知陰陽。到此地位,功用一日,技精一日,漸至從心所欲,罔不如意矣!

  走架打手行工要言

  昔人云:「能引進落空,能四兩撥千斤;不能引進落空,不能四兩撥千斤。」語甚概括。初學末由領悟,予加數語以解之。俾有志斯技者,得所從入,庶日進有功矣!

  欲要引進落空,四兩撥千斤,先要知己知彼;欲要知己知彼,先要捨己從人;欲要捨己從人,先要得機得勢;欲要得機得勢,先要周身一家;欲要周身一家,先要周身無有缺陷;欲要周身無有缺陷,先要神氣鼓盪;欲要神氣鼓盪,先要提起精神,神不外散;欲要神不外散,先要神氣收斂入骨;欲要神氣收斂入骨,先要兩股前節有力,兩肩松開,氣向下沉。勁起於腳根,變換在腿,含蓄在胸,運動在兩肩,主宰在腰。上於兩膊相繫,下於兩胯、兩腿相隨。勁由內換,收便是合,放即是開。靜則俱靜。靜是合,合中寓開;動則俱動,動是開,開中寓合。觸之則旋轉自如,無不得力,才能引進落空,四兩撥千斤。

  平日走架,是知己工夫。一動勢,先問自已:周身合上數項不合?少有不合,即速改換。走架所以要慢,不要快。打手,是知人工夫。動靜固是知人,仍是問己。自己要安排得好,人一挨我,我不動彼絲毫,趁勢而入,接定彼勁,彼自跌出。如自己有不得力處,便是雙重未化,要於陰陽開合中求之,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也!

  胞弟啟軒嘗以毬譬之:如置毬於平坦,人莫可攀躋,強臨其上,向前用力——後跌,向後用力,前跌。譬喻甚明,細揣其理,非「捨己從人」、「一身一家」之明證乎?得此一譬,「引進落空」、「四兩撥千金」之理,可盡人而明矣!

  撒放密訣

  擎 擎起彼身借彼力(中有『靈』字),

  引 引到身前欣始蓄(中有『歛』字);

  鬆 鬆開我欣勿使屈(中有『靜』字),

  放 放時腰腳認端的(中有『整』字)。

  擎、引、鬆、放四字,有四不能:腳手不隨者不能,身法散亂者不能,一身不成一家者不能,精神不團聚者不能。欲臻此境,須避此病;不然,雖終身由之,究莫明其精妙矣!

  敷字訣解

  「敷」,所謂「一言以蔽之」也。人有不習此技而獲聞此訣者,無心而白於余。始而不解,及詳味之,乃知「敷」者,包獲周匝,「人不知我,我獨知人」。氣雖尚在自己骨裏,而意恰在彼皮裏膜外之間所謂「氣未到而意已吞」也。妙絕!妙絕!

  虛實圖解

  實非全然站煞,實中有虛;虛非全然無力,虛中有實。上圖舉一身而言,雖是虛實之大概,究之週身,無一處無虛實,又離不得此虛實。總要連絡不斷,以意使氣,以氣運動。非身子亂挪,手足亂換也。虛實即是開合,走架、打手著著留心,愈練愈精,功彌久,技彌巧尚矣!

  各勢白話歌

  提頂吊襠心中懸,鬆肩沉肘氣丹田;

  裹襠護肫須下勢,含胸拔背落自然。

  初勢左右懶扎衣,雙手推出拉單鞭。

  提手上勢望空看,白鶴亮翅飛上天。

  摟膝拗步往前打,手揮琵琶躲旁邊。

  摟膝拗步重下勢,手揮琵琶又一番。

  上步先打迎面掌,搬攬捶兒打胸前。

  如封似閉往前按,抽身抱虎去推山。

  回身拉成單鞭勢,肘底看捶打腰間。

  倒輦猴兒重四勢,白鶴亮翅到雲端。

  摟膝拗步須下勢,收身琵琶在胸前。

  按勢翻身三甬背,扭頸回頭拉單鞭。

  紜手三下高探馬,左右起腳誰敢攔。

  轉身一腳栽捶打,翻身二起踢破天。

  披身退步伏虎勢,踼腳轉身緊相連。

  蹬腳上步搬攬打,如封似閉手向前。

  抱虎推山重下勢,回頭再拉斜單鞭。

  野馬分鬃往前進,懶扎衣服果然鮮。

  回身又把單鞭拉,玉女穿梭四角全。

  更拉單鞭真巧妙,紜手下勢探清泉。

  更鶴獨立分左右,倒輦猴兒又一番。

  白鶴亮翅把身長,摟膝前手在下邊。

  按勢青龍重出水,轉身復又拉單鞭。

  紜手高探對心掌,十字擺連往後翻。

  指襠捶兒向下打,懶扎衣服緊相連。

  再拉單鞭重下勢,上步就排七星拳。

  收身退步拉跨虎,轉腳去打雙擺連。

  海底撈月須下勢,彎弓射虎項朝前。

  懷抱雙捶誰敢進,走遍天下無人攔。

  歌兮歌兮六十句,不遇知己莫輕傳。

  李 经纶   ,字亦畲(1832-1892),河北永年望族。父世馨,字贻斋,咸丰元年辛亥(1851)岁贡生,候选训导;同治元年壬戌(1862)举孝廉方正,不仕;性聪敏,工小楷。   亦畲(念余)有弟三人,长弟承纶,字启轩,光绪元年乙亥(1875)举人,勤著述,好考古;次弟曾纶,字省三;三弟兆纶,均有声 庠序。    郑元善 中丞 督师河南,延请经纶入幕,参赞军机,报请朝命以巡检用。后辞归,经商,复从次弟曾纶习种 牛痘,兄弟二人 全活小儿患 痘疹者甚众。广平府太守长启(满族)闻而善之,为立局开诊,先后二十余年。   咸丰癸丑(1853),亦畲年二十二,始从母舅 武禹襄学 太极拳,身体力行者二三十年,仿禹襄总结经验体会之法,随时记录,粘贴于墙壁,一再修订,最后整理成文,著有《 五字诀》(心静、身灵、气敛、劲整、神聚)一篇、《撤放密诀》(擎、引、松、放)一篇、《走架打手行工要言》一篇、《太极拳小序》及跋各一篇,于1881、1882年间将 王宗岳太极 拳谱、武禹襄太极拳论文益以己作,手抄三本,一自存,一交弟启轩,一交门人郝和(字为真,1849-1920),近代治太极拳者,奉为经典论文。   亦畲躯干短小,目近视,而数十年纯功,始于守中,中于行气,归于凝神致虚。以虚灵为体,以因循为用,比手时变脸变色,静以待动,当之者辄腾空而出。   相传有 镖师过永年,闻其名,请人介见, 谈次欲一观其长。亦畲曰:"太极拳无 硬功可见,其奇妙在因敌变化,君倘击我,则我长立见。"镖师初不肯,亦畲曰:"然则君终不能识太极拳之长矣。"镖师曰:"如是,则吾宜一识,幸恕不逊。"亦畲曰:"甚善。"时亦畲立屋中,镖师鼓勇 奋击,亦畲不闪避而以胸臂承之,镖师忽飞起离地,斜上四尺许,身掷于壁,下扑于床。镖师晕眩 不能动者久之,及起,拱手谢曰:"吾今乃知太极拳另有神妙处也。"遂订交而去。   又相传有僧闻亦畲名至永年,会亦畲家人有行婚礼者,僧乃具币为贺,亦畲不知其意在拳技,以为诸弟有与相识者。僧入门则专与亦畲语,逮其送客将至门,僧张两臂按亦畲曰:"请留步。"亦畲举手曰:" 安可。"略一推让,而僧已于不自觉间被掷出门阈,植立街中矣。僧去而啜茗,谓茶肆中人曰:"此间李大先生 拳法诚妙, 名不虚传。"肆中人以告亦畲,相与大笑。   亦畲所传拳技,以门人郝和为最精。亦畲晚年逢前来访技比手者,辄令郝和周旋云。   附注:此传根据资料:1.《绩修永年县志》。2.武延绪(1857-1916)《李公兄弟家传》(延绪为禹襄之孙, 邵瑞彭有《翰林院庶吉士武公(延绪)家传》)。3.郝和藏《李亦畲手抄本 太极拳谱》。4. 徐震《 李经纶传》 稿本。5.据 郝少如所述。   李亦畲先生(1832年9月一1892年11月)是继太极哲人武禹襄后,为太极拳理论与实践的发展作了杰出贡献的 一代宗师。    李先生名经纶,字亦畲。河北永平人。咸丰元年(1851)为岁贡生,候选训导,同治举人;性敏慧,工小楷,得其书者,多珍之。 父名世馨,字诒斋。同治间军兴永年修城竣池,举办团练,世馨助之力为多。亦畲有弟承纶(字启轩)、曾纶和兆纶。亦畲和启轩皆从其母舅武禹襄习太极拳,亦畲最有成就,启轩则次。   亦畲于1853年始从刚由河南之行返里的禹襄习拳, 兴趣盎然,精心钻研,以至致放弃仕进,身体力行数十年而能 神乎其技。   郝少如先生生前 论太极拳艺时,常以亦畲先生举例,尝曰:“太极拳不在先天之力大小,而在天之巧,能备‘引进落空,四两拨千斤'之技,则能以己之小胜彼之大,亦能以 耄耋之年胜力大气勇的青壮年。此说,以亦畲先生的拳艺为最有力之证。亦畲身材短小,高仅1·60米左右,且双目 高度近视,然拳艺精微巧妙,打手发人备极分寸,能置靠椅寻丈外,发劲投入安坐之上既无跌落,又不使椅摇动,与人打手,全以意气之变化令力大气 勇者腾空而出,使人无不 心悦诚服。”经过亦畲 千锤百炼的实践验证所铸成的拳论,亦是其驾驭精湛太极拳艺的体现。   相传,亦畲表弟苗兰圃为清武生,很有臂力,一日两人饮酒,酒酣时,兰圃问曰:“人言我兄拳技甚善,能打人乎?”亦畲曰:“若弟欲一见证,请击来。”时亦畲手扶椅肘而坐,兰圃则笑趋之前,以两手按其两肩,并尽力下按而曰:“能让我动弹乎?”亦畲以两肩发劲,且发一声“哈”字,曰:“你坐下吧!”兰圃随之坐于对面的凳上,然亦畲大笑。兰圃钦服而曰:“兄双手未动。竟使我被击出数尺,且安坐于凳上,诚如所传,神乎技矣!”   又相传,时有一镖师途经永年,闻亦 畲拳艺而请人介见。见谈后,镖师言欲观其技所长。亦畲曰:“太极拳无硬功可见,其奇妙因敌变化,君倘击我,则我长立见。”镖师初不肯, 亦畲曰:“然君终不能识太极拳之貌矣。”镖师曰:“如是,则我宜一试,幸恕不逊。”亦畲曰:“甚善。”时亦畲立身屋中,以静待之,镖师即鼓足勇气奋击,亦畲则不避不让,以胸臂承接其来劲,镖师忽身起腾空跃上四尺许,然后掷于壁下,下仆 于正倚壁间的床上而晕眩得 丧魂落魄,许久不能动。及起拱手谢曰:“我今乃知太极拳之神妙也。”不敢复试而去。   亦畲承袭禹襄 格物致知之法,常招致 门客。择其力大气勇者 相扑,总结实践,以明其理。其孙李槐荫于1935年出版的《廉让堂太极拳谱》的序中亦写道:“此谱系先祖晚年所著,中经多次修改, 方克完成。每得一势巧妙,一着诀要,即书一纸贴于座右,比试揣摩,不断实验,逾数日觉有不安应修改,即撕下,另易他条, 往复撕贴,必至完善而始止,久之遂集成书。”亦畲著有 《五字诀》、 《撒放密诀》、《走架打手行工要言》、《太极拳小序》及《跋》等。   王宗岳、武禹襄拳论皆为博大精深的结论性论述,亦畲拳论虽然亦以言简意赅的精炼语言概括总结, 但较之为具体而详尽的衍伸。如禹襄“身虽动,心贵静,气须敛,神宜舒;心为令,气为旗,神为主帅,身为驱使,刻刻留意,方有所得”的论述,即为结论性术语。亦畲的“心静,身灵,气敛,劲整,神聚”《五字诀》则不仅阐明了其必要性,而且还衍伸其具体的行工实践之法则;对求得听劲、 舍己从人、借力打人的呼吸之道(非人体的口鼻呼吸)、运用整体之劲、神聚、 神气间的关系、虚实、运化关键和开合时行 气运劲等理法的总结、阐发,皆是较前人更为具体而详尽的精彩论述。   其《撒放密诀》以“擎、引、松、放”四句精要之语,将“借力打人”的演练过程,概括得淋沥尽致。其《走架打手行工要言》以九个“欲要”之句,对获得“引进落空”,千斤的技艺阶梯,作了非常精辟、确切而透彻的论述;并阐发了“走架和打手之间相辅相成”的辩证原理。亦畲先生以理论与实践高度统一的渊博太极拳学识,为后人留下了进一步具体化的经典性拳论,使太极拳的理论与实践内容更臻丰富和完善,为中华文化增添了新的光辉。   亦畲出生望族,且为文人,不以拳师自居。放弃仕进后,以经商为业。后又从次弟曾纶习种牛痘技术,因二兄弟救活患儿甚多,而得广平府太守为其开诊行医,先后二十余年。故其一生授术极少,惟 同邑郝和(字为真)能传其精微巧妙。当郝和技成后,亦畲每遇来访比试者,辄令其相试。   亦畲于1880、1881年间,将王宗岳、武禹襄拳论及其心得亲笔手抄三本:一自存,一交弟启轩,一交传人郝和。近代太极拳界各流派人奉之为经典和极其重要的史料,为我国留下了一笔珍贵的财宝。   附:   李经纶,字亦畲(1832-1892),河北永年望族。父世馨,字贻斋,咸丰元年辛亥(1851)岁贡生,候选训导;同治元年壬戌(1862)举孝廉方正,不仕;性聪敏,工小楷。   亦畲有弟三人,长弟承纶,字启轩,光绪元年乙亥(1875)举人,勤著述,好考古;次弟曾纶,字省三;三弟兆纶,均有声庠序。   郑元善中丞督师河南,延请经纶入幕,参赞军机,报请朝命以巡检用。后辞归,经商,复从次弟曾纶习种牛痘,兄弟二人全活小儿患痘疹者甚众。广平府太守长启(满族)闻而善之,为立局开诊,先后二十余年。   咸丰癸丑(1853),亦畲年二十二,始从母舅武禹襄学太极拳,身体力行者二三十年,仿禹襄总结经验体会之法,随时记录,粘贴于墙壁,一再修订,最后整理成文,著有《五字诀》(心静、身灵、气敛、劲整、神聚)一篇、《撤放密诀》(擎、引、松、放)一篇、《走架打手行工要言》一篇、《太极拳小序》及跋各一篇,于1881、1882年间将王宗岳太极拳谱、武禹襄太极拳论文益以己作,手抄三本,一自存,一交弟启轩,一交门人郝和(字为真,1849-1920),近代治太极拳者,奉为经典论文。   亦畲躯干短小,目近视,而数十年纯功,始于守中,中于行气,归于凝神致虚。以虚灵为体,以因循为用,比手时变脸变色,静以待动,当之者辄腾空而出。   相传有镖师过永年,闻其名,请人介见,谈次欲一观其长。亦畲曰:"太极拳无硬功可见,其奇妙在因敌变化,君倘击我,则我长立见。"镖师初不肯,亦畲曰:"然则君终不能识太极拳之长矣。"镖师曰:"如是,则吾宜一识,幸恕不逊。"亦畲曰:"甚善。"时亦畲立屋中,镖师鼓勇奋击,亦畲不闪避而以胸臂承之,镖师忽飞起离地,斜上四尺许,身掷于壁,下扑于床。镖师晕眩不能动者久之,及起,拱手谢曰:"吾今乃知太极拳另有神妙处也。"遂订交而去。   又相传有僧闻亦畲名至永年,会亦畲家人有行婚礼者,僧乃具币为贺,亦畲不知其意在拳技,以为诸弟有与相识者。僧入门则专与亦畲语,逮其送客将至门,僧张两臂按亦畲曰:"请留步。"亦畲举手曰:"安可。"略一推让,而僧已于不自觉间被掷出门阈,植立街中矣。僧去而啜茗,谓茶肆中人曰:"此间李大先生拳法诚妙,名不虚传。"肆中人以告亦畲,相与大笑。   亦畲所传拳技,以门人郝和为最精。亦畲晚年逢前来访技比手者,辄令郝和周旋云。

太极中国
太极中国
太极中国
武极堂太极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