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太极拳谱 查看内容
太极拳老论
2018-3-12 19:04| 查看: 1011| 评论: 0|来自: 编辑
太极中国

  学习太极拳,必须要学习太极拳理论;认真学习太极拳理论才能提高太极拳水平。以下是收集的太极拳名家理论,以便学习之用,分享给大家:

  太极拳论

  (王宗岳)

  太极者,无极而生,动静之机,阴阳之母也。动之则分,静之则合。无过不及,随曲就伸。人刚我柔谓之‘走’,我顺人背谓之‘粘’。动急则急应,动缓则缓随。虽变化万端,而理唯一贯。由着熟而渐悟懂劲,由懂劲而阶及神明。然非用力之久不能豁然贯通焉!

  虚领顶劲,气沉丹田,不偏不倚,忽隐忽现。左重则左虚,右重则右杳。仰之则弥高,俯之则弥深。进之则愈长,退之则愈促。一羽不能加,蝇虫不能落。人不知我,我独知人。英雄所向无敌,盖皆由此而及也!

  斯技旁门甚多,虽势有区别,概不外壮欺弱、慢让快耳,有力打无力,手慢让手快,是皆先天自然之能,非关学力而有也!

  察‘四两拨千斤’之句,显非力胜;观耄耋御众之形,快何能为?

  立如枰准,活似车轮,偏沉则随,双重则滞。每见数年纯功,不能运化者,率皆自为人制,双重之病未悟耳。欲避此病,须知阴阳;粘即是走,走即是粘;阳不离阴,阴不离阳;阴阳相济,方为懂劲。懂劲后愈练愈精,默识揣摩,渐至从心所欲。

  本是‘舍已从人’,多误‘舍近求远’,所谓‘差之毫厘,谬之千里’,学者不可不详辨焉!是为论。

  十三势

  (王宗岳)

  一名长拳,一名十三势。

  长拳者,如长江大海,滔滔不绝也。

  十三势者,掤、捋、挤、按、采、挒、肘、靠。进、退、顾、盼、定也。掤、捋、挤、按、即坎、离、震、兑,四正方也。采、挒、肘、靠,即乾、坤、艮、巽,四斜角也。此八卦也。进步、退步、左顾、右盼、中定,即金、木、水、火、土也。此五行也。合而言之,曰十三势。

  十三势行工歌决

  (王宗岳)

  十三总势莫轻识,命意源头在腰隙;

  变转虚实须留意,气遍身躯不稍痴。

  静中触动动犹静,因敌变化示神奇,

  势势存心揆用意,得来不觉费工夫。

  刻刻留心在腰间,腹内松静气腾然;

  尾闾中正神贯顶,满身轻利顶头悬。

  仔细留心向推求,屈伸开合听自由;

  入门引路须口授,功用无息法自休。

  若言体用何为准,意气君来骨肉臣;

  详推用意终何在?益寿延年不老春。

  歌兮歌兮百四十,字字真切义无疑;

  若不向此推求去,枉费工夫贻叹息。

  打手歌

  (王宗岳)

  掤捋挤按须认真,上下相随人难进;

  任他巨力来打我,牵动四两拨千斤;

  引进落空合即出,沾连黏随不丢顶。

  太极拳经

  (传为张三丰或王宗岳或武禹襄)

  一举动,周身俱要轻灵,尤须贯串。气宜鼓荡,神宜内敛,无使有缺陷处,无使有凸凹处,无使有断续处。其根在脚,发于腿,主宰于腰,形于手指。由脚而腿而腰,总须完整一气,向前退后,及能得机得势。有不得机得势处,身便散乱。其病必于腰腿求之。上下前后左右皆然。凡此皆是意,不在外面。有上即有下,有前即有后,有左即有右。如意要向上,即寓下意。若将物掀起而加以挫之之力。斯其根自断,乃坏之速而无疑。虚实宜分清楚,一处有一处虚实,处处总此一虚实。周身节节贯串,勿令丝毫间断耳。

  十三势行工心解

  (张三丰或王宗岳或武禹襄)

  以心行气,务令沉着,乃能收敛入骨;以气运身,务令顺遂,乃能便利从心。精神能提得起,则无迟重之虞,所谓顶头悬也;意气须换得灵,乃有圆活之趣,所谓变动虚实也。发劲须沉着松净,专主一方;立身须中正安舒,支撑八面。 行气如九曲珠,无往不利;气遍身躯之谓。运劲如百炼钢,何坚不摧。形如搏兔之鹘,神如捕鼠之猫;静如山岳,动若江河。蓄劲如开弓,发劲如放箭,

  曲中求直,蓄而后发。力由脊发,步随身换;收即是放,断而复连。往复须有折叠,进退须有转换。极柔软,然后极坚刚。

  能呼吸,然后能灵活。气以直养而无害,劲以曲蓄而有余。心为令,气为旗,腰为纛。先求开展,后求紧凑,乃可臻于缜密矣。

  又曰:彼不动,己不动,彼微动,己先动;劲似松非松,将展未展,劲断意不断。

  又曰:先在心,后在身;腹松,气敛入骨,神舒体静,刻刻在心。切记:一动无有不动,一静无有不静;牵动往来气贴背,敛入脊骨,内固精神,外示安逸;迈步如猫行,运劲如抽丝;全身意在蓄神,不在气,在气则滞。有气者无力,无气者纯刚;气若车轮,腰如车轴。气之所至,心与意亦俱至。是为以心行气,惟心、意、手、足,均要沉着,则气始可收敛入骨。气能收敛入骨,而技艺日精,并能行气周流全身。气运全身,处处需要顺遂,不可有丝毫阻滞。明乎此变化从心,不逾矩焉。

  打手要言

  (武禹襄)

  解曰:以心行气,务沉着,乃能收敛入骨。所谓“命意源头在腰隙”也。意气须换得灵,乃有圆活之趣。所谓:“变转虚实须留意”也。立身中正安舒,支撑八面;行气如九曲珠,无微不到。所谓:“气遍身躯不稍痴”也。发劲须沉着松静,专注一方。所谓:“静中触动动犹静”也。往复须有折叠,进退须有转换。所谓:“因敌变化是神奇”也。曲中求直,蓄而后发。所谓:“势势存心揆用意,刻刻留心在腰间”也。精神提得起,则无迟重之虞。所谓:“腹内松静气腾然”也。虚领顶劲,气沉丹田,不偏不倚。所谓:“尾闾正中神贯顶,满身轻利顶头悬”也。以气运身,务顺遂,乃能便利从心。所谓:“屈伸开合听自由”也。心为令,气为旗,神为主帅,身为驱使。所谓:“意气君来骨肉臣”也。

  解曰:身虽动,心贵静;气须敛,神宜舒。心为令,气为旗,神为主帅,身为驱使,刻刻留意,方有所得。先在心,后在身;在身则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所谓:“一气呵成,舍已从人,引进落空,四两拨千斤”也。

  须知:一动无有不动,一静无有不静,视动犹静,视静犹动;内固精神,外示安逸;须要从人,不要由己;从人则活,由己则滞。尚气者无力,养气者纯刚;彼不动,己不动;彼微动,己先动。以己依人,务要知己,乃能随转随接;以己粘人,必须知人,乃能不后不先。精神能提得起,则无迟重之虞;粘依能跟得灵,方见落空之妙。往覆须分阴阳,进退须有转换;机由己发,力从人借;发劲须上下相随,乃能一往无敌;立身须中正不偏,方能八面支撑;静如山岳,动若江河;迈步如临渊,运劲如抽丝,蓄劲如张弓,发劲如放箭。行气如九曲珠,无微不到;运劲如百炼钢,何坚不摧?形如搏兔之鹄,神如捕鼠之猫,曲中求直,蓄而后发;收即是放,连而不断。极柔软,然后能极坚刚;能粘依,然后能灵活;气以直养而无害,劲以曲蓄而有余;渐至物来顺应,是亦知止能得矣。

  又曰:先在心,后在身;腹松,气敛入骨。神舒体静,刻刻存心。切记一动无有不动,一静无有不静;视静犹动,视动犹静。动牵往来气贴背,敛入脊骨,要静。内固精神,外示安逸,迈步如猫行,运劲如抽丝。全身意在蓄神,不在气;在气则滞。有气者无力,无气者纯刚;气如车轮,腰如车轴。

  又曰:彼不动,己不动;彼微动,己先动。似松非松,将展未展,劲断意不断。

  又曰:每一动,惟手先着力,随即松开。犹须贯串,不外起承转合。始而意动,既而劲动,转接要一线串成。气宜鼓荡,神宜内敛,无使有缺陷处,无使有凹凸处,无使有断续处。其根在脚,发于腿,主宰于腰,形于手指;由脚而腿而腰,总须完整一气。向前退后,乃得机得势,有不得机得势处,身便散乱,必至偏倚,其病必于腰腿求之,上下前后左右皆然,凡此皆是意,不是外面。有上即有下,有前即有后,有左即有右,如意要向上,即寓下意,若物将掀起,而加以挫之之力,斯其根自断,乃坏之速而无疑。虚实宜分清楚,一处自有一处虚实,处处总此一虚实;周身节节贯串,勿令丝毫间断。

  四字秘诀

  (武禹襄)

  敷:敷者,运气于己身,敷布彼劲之上,使不得动也。

  盖:盖者,以气盖彼来处也。

  对:对者,以气对彼来处,认定准头而去也。

  吞:吞者,以气全吞而入于化也。

  此四字无形无声,非懂劲后,炼到极精境地者不能知,全是以气言。能直养其气而无害,始能施于四体。四体不言而喻矣。

  身法八要

  (武禹襄)

  涵胸、拔背、裹裆、护肫、提顶、吊裆、腾挪、闪战。

  太极拳小序

  (李亦畬)

  太极拳不知始自何人,其精微巧妙,王宗岳论详且尽矣。后传至河南陈家沟陈姓。神而明者,代不数人。我郡南关杨君,受而往学焉。专心致志十有余年,备极精巧。旋里后,市诸同好,母舅武禹襄见而好之,常与比较。彼不肯轻以授人,仅得其大概。

  素闻豫省怀庆府赵堡镇有陈姓名清萍者,精于是技。逾年,母舅因公赴豫省,过而访焉。研究月余,而精妙始得,神乎技矣。予自咸丰癸丑,时年二十余,始从母舅学习此技。口授指示,不遗余力。奈予质最鲁,廿余年来,仅得皮毛。窃意其中更有精巧,兹仅以所得笔之于后,名曰五字诀,以识不忘所学云。

  清光绪六年岁次庚辰小阳月识。

  五字决

  (李亦畬)

  一曰心静

  心不静,则不专;一举手,前后左右全无定向,故要心静。起初举动,未能由己,要息心体认,随人所动,随屈就伸,不丢不顶,勿自伸缩。彼有力,我亦有力,我力在先。彼无力,我亦无力,我意仍在先。要刻刻留意,挨何处心要用在何处,须向不丢不顶中讨消息。从此做去,一年半载便能施于身。此全是用意,不是用劲。久之则人为我制,我不为人制矣。

  二曰身灵

  身滞则进退不能自如,故要身灵。举手不可有呆像,彼之力方碍我皮毛,我之意己入彼骨里。两手支撑,一气贯串。左重则左虚,而右已去。右重则右虚,而左已去。气如车轮,周身俱要相随。有不相随处,身便散乱,便不得力,其病于腰腿求之。先以心使身,从人不从己,后身能从心,由己仍是从人。由己则滞,从人则活。能从人,手上便有分寸。秤彼劲之大小,分厘不错。权彼来之长短,毫发无差。前进后退,处处恰合,功弥久而技弥精矣。

  三曰气敛

  气势散漫,便无含蓄,身易散乱。务使气敛入脊骨,呼吸通灵,周身罔间。吸为合为蓄,呼为开为发。盖吸则自然提得起,亦拏得人起。呼则自然沉得下、亦放得人出。此是以意运气,非以力使气也。

  四曰劲整

  一身之劲,练成一家。分清虚实,发劲要有根源。劲起于脚根,主于腰间,形于手指,发于脊骨。又要提起全副精神,于彼劲将出未发之际,我劲已接入彼劲,恰好不后不先,如皮燃火,如泉涌出。前进后退,无丝毫散乱。曲中求直,蓄而后发,方能随手奏效。此谓“借力打人”,“四两拨千斤”也。

  五曰神聚

  上四者俱备,总归神聚。神聚则一气鼓铸,炼气归神,气势腾挪,精神贯注,开合有致,虚实清楚。左虚则右实,右虚则左实。虚非全然无力,气势要有腾挪。实非全然占煞,精神要贵贯注。紧要全在胸中腰间变化,不在外面。力从人借,气由脊发。胡能气由脊发,气向下沉,由两肩收于脊骨,注于腰间,此气之由上而下也,谓之合。由腰形于脊骨,布于两膊,施于手指,此气之由下而上也,谓之开。合便是收,开即是放。能懂得开合,便知阴阳。到此地位,功用一日,技精一日,渐至从心所欲,罔不如意矣。

  撒放密诀

  (李亦畬)

  擎:擎起彼身借彼力(中有灵字)。

  引:引到身前劲始蓄(中有敛字)。

  松:松开我劲勿使屈(中有静字)。

  放:放时腰脚认端的(中有整字)。

  擎、引、松、放四字,有四不能,脚手不随者不能,身法散乱者不能,一身不成一家者不能,精神不团聚者不能。欲臻此境,需避此病,不然,虽终身由之,究莫明其精妙矣。

  敷字诀解

  (李亦畬)

  敷,所谓“一言以蔽之”也。人有不习此技而获闻此诀者,无心而白于余。始而不解,及详味之,乃知敷者,包获周匝,人不知我,我独知人。气虽尚在自己骨里,而意恰在彼皮里膜外之间,所谓“气未到而意已吞”也。妙绝,妙绝。

  走架打手行工要言

  (李亦畬)

  昔人云:“能引进落空,能四两拨千斤,不能引进落空,不能四两拨千斤”,语甚概括,初学未由领悟,予加数语以解之,俾有志斯技者,得所从入,庶日进有功矣。欲要引进落空,四两拨千斤,先要知已知彼。欲要知已知彼,先要舍已从人。欲要舍已从人,先要得机得势。欲要得机得势,先要周身一家。欲要周身一家,先要周身无有缺陷。欲要周身无缺陷,先要神气鼓荡。欲要神气鼓荡,先要提起精神,神不外散。欲要神不外散,先要神气收敛入骨。欲要神气收敛入骨,先要两股前节有力,两肩松开,气向下沉。劲起于脚根,变换在腿,含蓄在胸,运动在两肩,主宰在腰。上于两膊相系,下于两腿相随。劲由内换,收便是合,放即是开。静则俱静,静是合,合中寓开。动则俱动,动是开,开中寓合。触之则旋转自如,无不得力,才能引进落空,四两拨千斤。

  平日走架,是知已工夫。一动势,先问自己,周身合上数项不合,少有不合,即速改换。走架所以要慢,不要快。打手,是知人工夫。动静固是知人,仍是问已。自己安排得好,人一挨我,我不动彼丝毫,趁势而入,接定彼劲,彼自跌出。如自己有不得力处,便是双重未化,要于阴阳开合中求之。所谓“知已知彼,百战百胜”也。

  打手法

  (李亦畬)

  两人对立,做双搭手(即左手咬腕,右手扶肘,或右手咬腕,左手扶肘)。搭手之足(左手搭手则左足,右手搭手即右足)在前,一进一退(进者先进前足,退者先退后足)至末步(即第三步),退者收前足成虚步,进者跟后足成跟步。搭手时,搭腕之手不动,扶肘之手由上而换,如此进退搭换,循环不已。练发劲时,一般皆在应退而不退时作准备。练熟后,前进、后退都可化发。进用按挤,退用掤捋。

  太极拳十要

  (杨澄甫)

  1、虚灵顶劲

  顶劲者,头容正直,神贯于顶也。不可用力,用力则项强,气血不能流通,须有虚灵自然之意。非有虚灵顶劲,则精神不能提起也。

  2、含胸拔背

  含胸者,胸略内涵,使气沉于丹田也。胸忌挺出,挺出则气拥胸际,上重下轻,脚跟易于浮起。拔背者,气贴于背也,能含胸则自能拔背,能拔背则能力由脊发,所向无敌也。

  3、松腰

  腰为一身之主宰,能松腰然后两足有力,下盘稳固;虚实变化皆由腰转动,故曰:“命意源头在腰隙”,有不得力必于腰腿求之也。

  4、分虚实

  太极拳术以分虚实为第一义,如全身皆坐在右腿,则右腿为实,左腿为虚;全身皆坐在左腿,则左腿为实,右腿为虚。虚实能分,而后转动轻灵,毫不费力;如不能分,则迈步重滞,自立不稳,而易为人所牵动。

  5、沉肩坠肘

  沉肩者,肩松开下垂也。若不能松垂,两肩端起,则气亦随之而上,全身皆不得力矣。坠肘者,肘往下松坠之意,肘若悬起,则肩不能沉,放人不远,近于外家之断劲矣。

  6、用意不用力

  太极拳论云:此全是用意不用力。练太极拳,全身松开,不使有分毫之拙劲,以留滞于筋骨血脉之间以自缚束,然后能轻灵变化,圆转自如。或疑不用力何以能长力?盖人身之有经络,如地之有沟壑,沟壑不塞而本行,经络不闭则气通。如浑身僵劲充满经络,气血停滞,转动不灵,牵一发而全身动矣。若不用力而用意,意之所至,气即至焉,如是气血流注,日日贯输,周流全身,无时停滞。久久练习,则得真正内劲,即太极拳论中所云:“极柔软,然后极坚刚”也。太极拳功夫纯熟之人,臂膊如绵裹铁,分量极沉;练外家拳者,用力则显有力,不用力时,则甚轻浮,可见其力,乃外劲浮面之劲也。不用意而用力,最易引动,不足尚也。

  7、上下相随

  上下相随者,即太极拳论中所云:其根在脚,发于腿,主宰于腰, 形于手指,由脚而腿而腰,总须完整一气也。手动、腰动、足动,眼神亦随之动,如是方可谓之上下相随。有一不动,即散乱也。

  8、内外相合

  太极拳所练在神。故云:“神为主帅,身为驱使”。精神能提得起,自然举动轻灵。架子不外虚实开合。所谓开者,不但手足开,心意亦与之俱开,所谓合者,不但手足合,心意亦与之俱合,能内外合为一气,则浑然无间矣。

  9、相连不断

  外家拳术,其劲乃后天之拙劲,故有起有止,有续有断,旧力已尽,新力未生,此时最易为人所乘。太极拳用意不用力,自始至终,绵绵不断,周而复始,循环无穷。原论所谓“如长江大河,滔滔不绝”,又曰:“运劲如抽丝”,皆言其贯串一气也。

  10、动中求静

  外家拳术,以跳掷为能,用尽气力,故练习之后,无不喘气者。太极拳以静御动,虽动犹静,故练架子愈慢愈好。使则呼吸深长,气沉丹田,自无血脉愤张之弊。学者细心休会,庶可得其意焉。

  太极拳之练习谈

  (杨澄甫)

  中国之拳术,虽派别繁多,要知皆寓有哲理之技术,历来古人穷毕生之精力,而不能尽其玄妙者,比比皆是。虽然,学者若费一日之功力,即得有一日之成效,日积月累,水到渠成。非若欧西之田径赛等技,一说即明,略施便会,无精深玄妙之研究也。

  太极拳,乃柔中寓刚、棉里藏针之艺术,于技术上、生理上、力学上,有相当之哲理存焉。故研究此道者须经过一定之程序,与相当之时日。虽然良师之指导,好友之切磋,固不可少,而最紧要者,是在逐日自身之锻炼,否则谈论终日,思慕经年,一朝交手,空洞无物,依然是门外汉者,未有逐日功夫。古人所谓:终思无益,不如学也。若能晨昏无间,寒暑不易,一经动念,即举摹练,无论老幼男女,即其成功则一也。

  近来研究太极拳者,由北而南,自黄河流域至杨子江流域,同志日增,不禁为武术前途而喜。然同志中,专心苦练,诚心向学,将来不可限量者,固不乏人,但普通不免入于两途:

  一则天才即俱,年力又强,举一反三,颖悟出群;惜乎稍有小成,便是满足,遽迩中辍,未能大受。

  其次急求速效,忽略而成,未经一载,拳、剑、刀、枪,皆已学全,虽能依样葫芦,而实际未得此中三昧。一经考究,其方向动作,上下内外,皆未合度。如欲改正,则式式皆须修改,且朝经改正,而夕已忘却。故常闻人曰:“习拳容易改拳难”。此语之来,皆由速成而致此。如此辈者,以误传误,必致自误误人,最为技术前途忧者也。

  太极拳开始,选练拳架。所谓拳架者,即照拳谱上各式名称,一式一式由师指授,学者悉心静气,默记揣摹,而照行之,谓之“练架子”。此时学者应注意“内、外、上、下”:属于内者,即所谓用意不用力,下则气沉丹田,上则虚灵顶劲;属于外者,周身轻灵,节节贯串,由脚而腿而腰,沉肩曲肘等是也。初学之时,先此数句,朝夕揣摹,而体会之,一式一手,总须仔细推求,举动练习,务求正确。习练既纯,再求二式,于是逐渐而至于习完。如是则毋事改正,日久亦不致更变要领也。

  习练运行时,周身骨节,均须松开自然。其一,口腹不可闭气;其二,四肢腰腿,不可起强劲。此二句,学内家拳者,类能道之。但一举动,一转身,或踢腿摆腰,其气喘矣,其身摇矣,其病皆由闭气与起强劲也。

  一、摹练时头部不可偏侧与俯仰。所谓要“顶头悬”,若有物顶于头上之意,切忌硬直,所谓“悬”字意义也。目光虽然向前平视,有时当随身法而转移,其视线虽属空虚,亦为变化中一紧要之动作,而补身法手法之不足也。其口似开非开,似闭非闭,口呼鼻吸,任其自然。如舌下生津,当随时咽入,勿吐弃之。

  二、身躯宜中正而不倚;脊梁与尾闾,宜垂直而不偏。但遇开合变化时,有含胸拔背,沉肩转腰之活用,初学时即须注意,否则日久难改,必流于板滞,功夫虽深,难以得益致用矣。

  三、两臂骨节均须松开,肩应下垂,肘应下曲,掌宜微伸,手指微曲,以意运臂,以气贯指,日积月累,内劲通灵,其玄妙自生矣。

  四、两腿宜分虚实,起落犹似猫行。体重移于左者,则左实,而右脚谓之虚;若移于右者,则右实,而左脚谓之虚。所谓虚者,非空,其势仍未断,而留有伸缩变化之余意存焉;所谓实者,确实而已,非用劲过分、用力过猛之谓。故腿曲至垂直为准,逾此谓之“过劲”,身躯前扑,即失中正之势,敌得乘机攻矣。

  五、脚掌应分踢腿(谱上左右分脚或写左右起脚)与蹬脚二式。踢腿时注意脚尖,蹬腿时则注意全掌,意到而气到,气到而劲自到,但骨节均须松开而平稳出之。此时最易起强劲,身躯波折而不稳,发腿亦无力矣。

  太极拳之程序:先练拳架(属于徒手),如太极拳、太极长拳;其次单手推挽、原地推手、活步推手、大捋、散手;再次则器械,如太极剑、太极刀、太极枪(十三枪)等是也。

  练习时间:每日起床后两遍。若晨起无暇,则睡前两遍,一日之中,应练七八次,至少晨昏各一遍。但醉后、饱食,皆宜避忌。

  练习地点:以庭园与厅堂、能通空气、多光线者,皆为相宜。但忌直射之烈风,与有阴湿霉气之场所耳,因身体一经运动,呼吸定然深长,故烈风与霉气,如深入腹中有害于肺脏,易致疾病也。

  练习之服装:以宽大之中服短装与阔头之布鞋为相宜。习练经时,如遇出汗,切忌脱衣裸体,或行冷水揩抹,否则未有不罹疾病也。

太极中国
太极中国
太极中国
武极堂太极服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