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太极推手 查看内容
太極拳推手應注意事項
2017-12-5 22:12| 查看: 116| 评论: 0|来自: 编辑
太极中国

  太極拳推手應注意事項 王培生

  什麼是太極拳推手

  太極拳推手和盤架子是太極拳一個整體的兩個部分。盤架子為拳之體;推手為拳之用,學會了盤架子,還要學會推手,這才算是體用兼備。因為太極拳推手是一種知覺運動,是鍛煉身體的神經末梢靈敏性,動作反應不僅快速,而且能指揮身體進退和變化及騰挪閃展等技巧的機智靈活。

  所謂“推手”二字是太極拳中的術語,有說“搭手”的,也有說“靠手”或“揉手”的,名稱不一。各派拳術家也都有此鍛煉,以練習進身用招的方法。太極拳術以懂勁為拳中要訣,懂勁初步是使皮膚富於感覺力,此感覺力的鍛煉方法,在兩人的肘、腕、掌、指互相搭著循環推動,以皮膚與皮膚壓迫溫涼的感覺,察知對方用力大小、輕重、虛實及經過方位。練習日久,神經系統的感覺就特別靈敏,並能粘走互助,對方稍微一動,自己就會知道對方發勁的目的和可能的變化,這樣才能算是懂勁。懂勁後愈練愈精。由此可見,推手是磨練感覺,以為應用,即在感覺之靈敏與否而分。感覺之用,猶如“間諜”,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感覺即是知己知彼的工具。所以說推手的原理並不十分複雜,盤架子主要是從練姿勢中鍛煉身體的平衡,就是不論怎樣運動,也要始終保持身體重心的穩定。推手則是在對方的推動逼迫下,仍要不失掉自己的重心,相反,還要設法引動對方失掉重心,這就比盤架子難了一步。在兩人推手時,要時時刻刻注意自己的重心平衡穩定,同時要想方設法破壞對方的重心,使之失去平衡。所以過去說:“盤架子以求懂自己之勁;推手以懂他人之勁。”這話的意思是說,盤架子和推手本屬一體,欲要真知,必須通過實踐,才能達到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之目的。在實踐當中,無論練習推手或盤架子都一樣,必須要守規矩,力求姿勢、手法正確。推手時兩腿的重心要分明,弓步要弓得夠度,坐步要坐得扎實。身法和盤架子一樣,力求中正安舒不偏不倚;手法要認真鍛煉,必須把掤、捋、擠、按、採、挒、肘、靠等每一手法練到正確。因此,對初學推手的人,只要求打輪(兩人合作,即甲掤乙捋,甲擠乙按地按照掤捋擠按四字循環無端地推動)。過去推一次手,需要打幾百個輪或幾千個輪,甚至打上幾萬個輪(由甲捋手開始計算,再至捋手時算一輪)待練習熟練之後,才可以問勁。推手時,視線的變動大體和練拳一樣,隨手轉移,要這樣按規矩把動作姿勢練得正確,沒有偏差,養成習慣。有了好的基礎,再進入高級階段就容易了。

  練習推手時應注意哪些問題

  (一)循序漸進,不要急於求成。功夫是由積累而成的,推手有定步推手、活步推手、大捋、插肋、折疊和老牛勁及爛採花(採浪花)等之分,其中定步推手是推手的基本功夫。所以學推手應先從定步推手學起,所謂“定步”就是不動步,主要是後面的腳不允許移動,移動就算輸招。因此,在練習推手時,只要求放長身手互相推逼,在被逼時,只許擴大“坐身”的勢子(即前腳虛步、後腳屈膝略蹲)以容納對方的推逼,然後順勢化開,不許用勁撥開。被逼得實在化不開時,才許有順勢退步。如果退半步夠了,只退半步,不許多退。在進退過程中始終不脫離與對方的接觸點。照這樣練久了,沾粘勁也就練出來了。有了相當功夫以後,再練折疊法(加大腰腿的活動範圍)、大捋等,進一步增大腰腿功夫。

  (二)不要過早地問勁。俗話說“熟能生巧”,推手更是如此。待真正懂勁之後,就自然會利用技巧去以小勝大、以弱勝強、以柔克剛,做到所謂“四兩撥千斤”了。拳譜所謂“四兩撥千斤”之句,是指推手中能夠得到最高效率的打法。而這種打法的練習方法,首先是要做到“不丟不頂”,不丟的意思是不丟掉或者不離開地緊緊跟住對方。但是,在實際上要做到,不是那麼簡單的。這裏的“不丟”是用感覺去粘住對方的手臂,自己的手臂一面跟隨,一面微微送勁,驅使對方陷入不利或者不穩的形勢。這時,如覺對方沒有反抗之力(即覺重裏現輕)便可隨時將其發出;如覺對方的接觸點感到沉重發不動時,應及時將接觸點微微一鬆,使對方感到一空,隨即發之,可將其發出更遠。這是利用“不頂”之法,先把對方拿起來,然後再用“不丟”之法將對方發出去。

  “不頂”二字,從字面上很好理解,只要手上毫不用力,任憑對方擺佈就成功了。但是,推手時並不完全是這樣,因為任憑對方擺佈,是使自己處於被動地位,而“不頂”則是以主動精神去適應任何動作。在推手時,能夠接受對方的擺佈是需要的,但同時還須用感覺來偵察、瞭解對方動作的虛實變化,然後以自己的動作去適應它。

  (三)忌犯“雙重”之病。如遇到對方用力打來,立即還手抵抗,那麼就違反了太極拳中最重要的、也是最忌犯的“雙重”之病(雙重之病的具體講解在後面)。像這種見招打招、見式打式的攻防手法,是屬於先天自然之能,這是一種本能,而太極拳是不採用這種手法的。太極拳推手所採取的手段,是以“先化後打”,而且在打擊之前要造成“我順人背”的形勢,然後趁機追擊,用力不多即可取勝。這就是按照拳譜中所說的,“人剛我柔謂之走”。其意思是說,無論對方發出來的力或大或小,自己都把它比喻為“剛”來看待,不和它作對抗,總以柔化為主,因而謂之“走”,即三十六招走為上策。所謂“我順人背謂之粘”的意思是說:在自己想發招之前,首先要求“順”,順是得機得勢;其次是解除“背”,背是背著勁,不得機不得勢。而要使身體由難受變為舒服的話,就必須按照拳譜中所說“身有不得機不得勢處,必須於腰腿求之”的話去做。否則,便是捨近求遠。這就是說,在推手時,當腰部感到難受不舒服,即背著勁時,“動一動腿”就解決問題了;如感到腰上背著勁,彆扭、吃力、不舒服時,“動一動腰”也就解決問題了。若按這個要領去做,便會使難受變為舒服,也就是由“背”轉“順”了。同時應該注意,當本身感到得機得勢,身上特別舒適時,不用問,對方正處於不得勢,身上感到難受、彆扭、不舒服時,即背著勁。“我順人背謂之粘”就是說,我順人即背,當我順的時候,也就是發招的時候。切記,發招時要刻不容緩,一緩機失,即前功盡棄。所以說,“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因此,我們鍛煉的不是在本能上加工,使它快而有力,而是在本能上加以抑制,即用意不用力,使它用得更為適當,更為有效。

  所謂“不丟不頂”這兩種法則,在推手訓練進攻或防守中占重要地位,可使進退關係密切,做到不即不離,甚至達到連綿不斷,形成一體。練習方法是兩人輪換做進攻或防守動作。比如對方只進一寸,我就給他一寸,進一尺,我就給他一尺(切記給時要走弧線),決不少給,也不多給。少給犯“頂”的毛病,多給犯“丟”的毛病,應掌握得恰到好處。然而,練習“不頂”時必須同時動腰坐身,不能只靠手上應付,手法與身法要配合協調一致,否則,手回身不回,反要給對方以捨手攻身的機會。推手主要靠腰腿的功夫。鍛煉腰腿除了注意基本功的練習(如弓、馬、仆、虛、歇、坐等步法和身法的扭轉變換)之外,還應注意兩點:第一,先求開展;第二,後求緊湊。過去推手有閉住門戶和敞開門戶之說,認為防人進攻時應緊守門戶,但我認為也不完全如此。如果腰腿有功夫的話,就可以敞開門戶,誘敵深入。

  如果只是在縮小門戶上用功夫,而沒有開放門戶的素養,應用中,遇到門戶被人打開的情況,便要驚惶失措。所以練功夫要先求開展,後求緊湊。這和學習書法是一個道理,欲要寫好小楷,應先從大楷入手,等大楷寫得有相當功夫了,再寫小楷也就成功了。好的墨筆字,雖然是蠅頭小楷,但從它的全貌看來,則和大楷一樣,舒展大方,帶勁有神。小楷能有如此傳神之程度,是由於在大楷上曾用過相當的功夫。所以,不論寫字也好,練拳也好,推手也好,都要按照規矩,循序漸進,先求開展,後求緊湊地去做。練慣了緊湊,再求開展是比較困難的。太極拳的推手功夫,要求先練開展的目的,是為了能夠做到“上下相隨人難進”和擴大“粘連黏隨不丟頂”的高深的訓練手段,這種訓練方法,可以使得感覺更靈敏,聽覺更清楚,問勁答之更準,虛實更分明。所謂感覺:身有所感,心有所覺,有感必有覺,一切動靜皆為感,感則有應,所應復為感,所感復為應,互生不已。推手初步專在磨練感覺,感覺靈敏則變化精微,所以無有窮盡。

  所謂聽勁,聽之謂“權”,即權其輕重的意思,在推手為偵察敵情。聽之於心,凝之於耳,行之於氣,運之於手。所以說以心行意,以意導氣,以氣運身,聽而後發。聽勁要準確靈敏,隨其伸就其曲,乃能進退自如,都是以聽勁為依據的。

  所謂問答,我有所問,彼有所答,一問一答則生動靜,既存動靜又分虛實。在推手時,以意探之,以勁問之,俟其答復,再聽其虛實。若問而不答,則可進而擊之。若有所問,則須聽其動靜之緩急及進退之方向,始能辨別出對方真正的虛實變化,須通過問答而得之。

  所謂虛實,猶如將帥交鋒之用兵。兵不厭詐,以計勝之。“計”就是指虛實變化多端的意思。拳術開始,姿勢動作、用意運勁各有虛實,知虛實而善利用。雖虛為實,雖實猶虛,以實擊虛,擊虛避實,指上打下,聲東擊西。或先重而後輕,或先輕而後重,隱現無常,沉浮不定,使敵不知我的虛實,而我卻處處打敵之虛實。彼實則避之、彼虛則擊之,隨機應變。聽其勁,觀其動,得其機,攻其勢。須知,虛實宜分清楚,一處自有一處的虛實,處處總此一虛實。瞭解道理之後,再默識揣摩,才能漸至從心所欲。

  另外還應該知道“量敵”之法。以己之長當人之短,謂之得計;以己之短,當人之長,謂之失計。取勝之法在得失之間。所以說“量敵”是最關鍵的問題。

  太極拳之所謂問答,即問其動靜,目的是聽其動作之方向與重心,即偵察敵情之意。所謂量敵,即在彼我尚未進行攻擊之前,應以靜待動,毫無成見。彼不動,我不動;彼微動,我先動,這主要在於彼我相交,一動之間,即知其虛實而應付之。但是,不要犯雙重之病。

  所謂雙重,就是虛實不分的意思。雙重有單方與雙方之分,有兩手與兩腳之分。太極拳經云:“偏沉則隨,雙重則滯。”又云:“每見數年純功不能運化者,率皆自為人制,雙重之病未悟耳。”所以說,雙重之病是很難自悟自覺的,除非懂得了虛實變化的道理之後,才能避免雙重之病。反之,則被人所制。雙重之病,在太極拳中最忌犯,假如對這點沒有充分的認識和瞭解,決不會練到高深的程度。許多人練了很長時間沒有進步或不能運化,都是由於犯了雙重之病的緣故。

  兩腳不分虛實,同時用力著地,使身體的重量分支於兩腳上時,即叫做雙重。反之,兩腳同樣用力,但全身的重量卻完全集中於一腳之上,而另一腳的用力和軀幹的用力相平衡,適合於力學上的支點的定則,便不是雙重,這是一般對於雙重的解釋。不過,一般學者對於非雙重的姿勢,大致都很糊塗。每每以為虛腳無需用力,殊不知特別是虛腳用力,能合於力學上作用力點和反作用力點相平衡,身體的重心才能達到穩定。不過虛腳的力量要用在空處,不可使它著地(指的是趁勁)。假如虛腳用力地擱置地上,則身體必成散亂之象,重心也必致偏倚。王宗岳的《太極拳論》中所謂“偏沉則隨”,即指雙腳無力而言,雙重同屬毛病。所以說,“虛非全然無力,實非全然站煞”,內中要貫注精神,即上提之意。學者對於這一點如不能認識清楚,則雖未犯雙重之病,卻又犯了偏沉之病,顧此失彼,難改缺點。

  根據此理,雙重之病好像不難理解,怎麼花費多年工夫尚未能領悟呢?原來以上是簡單的說法。其實雙重是一種現象,並不是固定的形態。主要是要使全身任何部位在任何時間不發生呆滯的現象,也就是要保持高度的靈活性。尤其在推手時,之所以會被人打擊,其原因都是由於犯了雙重之病。否則,決不會被人擊打著。所謂不犯雙重之病,也就是使身體任何一部分都能很迅速地、連續不斷地、有虛實地變換。假使實的部位在某一時間要發生動搖的時候,要用意識立刻使它變虛,反之也是一樣。總之,不使它有固定形態的時候。拳論所謂“左重則左虛、右重則右杳”,也就是指這種變化,即虛實變換不息的意思。至於不要犯雙重之病,可以由大到小去練。當練到精微時,即每寸的地方都能夠不犯雙重之病,甚至於一指之微,或像一根頭髮絲之細也不要犯雙重之弊病。不過,這樣精密的練法,初學者是一時無從領悟的。不要操之過急,起初還是應該在形式上去捉摸體會,由淺入深地練習,這樣自有成功的一天。初學太極拳或推手時,轉圈的幅度要大,練習日久後,轉圈要逐漸縮小。圓形動作是達到和諧與連貫的必要前提,練到成熟後,逐漸達到“得心應手,心身相應”的境界,就能夠一動無有不動,一圈無有不圈(外形有手圈、肘圈、肩圈、胸圈、胯圈、膝圈、足圈;體內有內臟做輕微的旋

太极中国
太极中国
太极中国
武极堂太极服
站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