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太极话题 查看内容
太极拳的“似松非松”究竟是怎样的?
2017-8-13 15:10| 查看: 80| 评论: 0|来自: 编辑
太极中国

  1、“似松非松”反映了阴阳相反相成的辩证性

  郑曼青先生在《郑子太极拳十三篇》中说他跟随杨澄甫先生学练太极拳,“澄甫师每日必重言十余次:要松!要松!要松净!要全身松开!”。

  郑曼青先生还说:“此皆澄甫师所不轻易传人者。每一语出,辄叮咛曰:余如不言,汝虽学三世不易得也。此言何止重提数千遍。”

  反映杨澄甫先生对“松”的反复强调达到了不厌其烦的程度,也反映太极拳所谓的“松”是一种特殊的“松”,平常人是不能凭自己的生活经验来理解太极拳之“松”的。这种“松”既不是一般人所认为的“蓬松”,也不是气功锻炼所要求的“放松”,用古代太极拳经典拳谱的话说,就是“似松非松”。也就是说,太极拳所谓的“松”既是“松净”的也就是彻底放松的,又是表现为“非松”的。

  很多人包括有的名家不理解这“似松非松”。其中有的以为“似松非松”就是太极拳不是彻底放松,因而认为太极拳应该是半松半紧的、半柔半刚的;而有的则又以为“松净”就是气功锻炼所要求的“放松”,就是表现为没有丝毫阻力的“松空”。其实这些认为都是错误的,原因之一是他们不明白太极拳的“似松非松”正是太极拳“松净”的一种表现。

  “似松非松”与“松净”相互矛盾,怎么会是“松净”的表现呢?许多人对此不理解,其实这种情况正是反映了宇宙世界的一种普遍规律。从阴阳学说角度说,万事万物都是各种不同的阴阳,阴阳具有明确的确定性,表现为阴就是阴、阳就是阳;然而阴阳同时又具有相反相成的辩证性,表现为阴阳的对立互根、消长与转化等。世界中许多事物都尤其明确反映了阴阳的确定性,而也有许多事物则尤其反映了阴阳相反相成的辩证性。对于阴阳这种辩证性的反映,《老子》用“反也者道之动”来表示。比如《老子》所说的“大智若愚,大巧若拙,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就是这种“反也者道之动”的反映。这种现象不是事物本质的假象表现,而是事物本质的真实表现。

  举例说:

  养生必须“养气”,这所谓的“气”包括了现代所说的“营养”、“体能”等,而人只要一有肢体活动,比如劳动、舞蹈、练拳,就必然“耗气”,这“耗气”用哲学语言说就是“损气”,这“养气”与“损气”显然是相矛盾、相冲突的。然而,人又只有适当的“损气”,才能有良好的“养气”。如果光“养气”没有“损气”,人就不仅不可能良好地“养气”,而且会滋生各种疾病阻碍和破坏“养气”,比如现在许多人都知道这样的人会“营养中毒”而患高血脂、高血压、糖尿病等等疾病。因此无论古今,养尊处优十分“养气”的人总是疾病缠身短命的。而适当从事体力消耗工作与活动而“耗气”的人却能够健康强壮,可见“养气”必需“损气”。

  故而《易传》说:“损盈益虚,与时俱行”。用现代医学解释,这其中的原因一个是身体健康最重要的是心脏强健,而心脏强健,就必须冠状动脉供给的血流量多、动脉应清洁而不要损伤、老化;而增加、增强运动必然会增加心脏搏动的强度,心脏就要消耗更多冠状动脉所供给的血液,也就是会减少冠状动脉的血液,而且心脏容易损伤;然而在一定的活动强度限度内,只有增加与增强运动也就是减少冠状动脉所供给的血流,才能使得冠状动脉供给的血流量更多,心脏也就能够更不容易损伤更清洁而健康强壮。这“减少”与“增加”就辩证地形成相反相成的相互依存关系了。

  道家内丹功修炼所最“关注”的、或者说追求的中心内容是特殊的生理物质“气”,追求随着功夫的提高,这“气”的强度也提高。然而,在修炼中却又必须勿忘勿助、若有若无、顺其自然地去对待这“气”,严禁意念故意地去关心、指挥这“气”,也就是说“不能关注”,不然就会出偏,甚至走火入魔,酿成严重的祸害。道家经典之言“内炼诀要唯在神静”就包含了这样的意思。这“关注”与“不能关注”也就辩证地形成相反相成的相互依存关系了。

  太极拳锻炼中,实质为力量的“气”也是锻炼意愿所十分“关注”的中心内容,也是必须“关注”与“不能关注”辩证地相反相成相互依存对待的,就是既要追求肢体所有动作都由这“气”来带动,追求这种“气”在身上的传输顺遂畅通,追求用于发劲的“气”(也就是“劲”)越练强越,所谓是“心中力量”、“刻刻留心”等,同时,又不允许意念放在这“气”上,如果放在这“气”上,别出心裁地发明什么“循经太极拳锻炼”,练拳中去关注臆想“气”到何处甚或什么经什么穴了,这“气”的传输必然反而迟滞了,甚至发生出偏而严重损害健康。因此,古代太极拳经典拳谱有“意在精神不在气,在气则滞”之诫。

  物理科技中也有相反相成的例子,比如为使交流电信号输出幅度“高”,就要使无信号时的基准电压归于零电位之“低”,这样交流输出才能最大、也就是幅度最“高”,如果基准有一定的电压,交流输出反而小了,这“低”与“高”也就这样辩证地、相反相成相互依存地联系在一起了。自然界有很多这样的例子,比如生物链中的每一环节都是即对环境有破坏,又对环境有保护作用,也是相反相成的例子。太极拳的即“松净”又“似松未松”正是尤其反映了这种阴阳相反相成的辩证性。

  2、太极拳“似松非松”的具体表现

  “似松非松”在太极拳中有多种形式的表现,举例如下:

  1腰的“松净”与“气腾然”

  太极拳无论是“沾粘连随”还是“发劲”对于腰腹的放松是十分重视的。杨澄甫先生因而将“松腰”列为太极拳的十要之一。然而,太极拳的所有肢体动作都是腰的“主宰”也就是由于“转腰”所引起的,这“转腰”引起所有肢体动作当然是不可能“松腰”而是“实腰”的。这种情况就像是表轴带动表针,表轴如果不坚实,表针怎么能够带动?而之所以会“实腰”就是因为“气腾然”。具体地说,腰的“气腾然”反映为腰骶时时的下沉后撑与移动。然而腰骶时时的下沉后撑与移动又必须以局部毫不用力的放松来保证,以局部毫不用力的放松作为基础,不然就不可能有好的高效的以下沉后撑与移动带动所有肢体动作的效果。这种情况与物理科技中交流电信号基准电压越接近零电位,交流电信号输出越高尤其相似。因此,《十三势歌》才有“刻刻注意在腰间,腹内松净气腾然”之句。

  古代汉语有十分丰富精妙的表述方法,很多语句的理解是不能象现代汉语那样完全被标点符号所限制的,况且古代是没有句子标点符号的,诗文语句所要表述的意思有藏头的、藏尾的、斜行的、连环的等等。如藏头句,每一句的首字依次连起来联成的句子才是诗文要表述的中心意思。

  《十三势歌》中的这两句话就必须当作一个整句来理解,认识到所要表达的意思是“刻刻注意在腰间腹内的气松净与气腾然”。这“腹内”与“腰间”是密切相关的,“腹内”是太极拳所有动作原动力的孕育发生部位,就像是自来水厂的水塔;“腰间”则是劲力下送上传引起全身活动的枢纽。如果“腰间”与“腹内”没有关联,那就既“腰间”没有了下送上传的动力,“腹内”之“气”也没有用处了。“刻刻注意在腰间,腹内松净气腾然”就是说“腰间腹内”是即“气松净”的又是“气腾然”之处。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这“气腾然”反映全身活动所需要的“气”是动态的“气”。而“腰间腹内”的“气松净”显然就是彻底的“松”,而“气腾然”显然就是“极实”,也就是“非松”。“腰间腹内”只有十分的“松”而没有局部固定的“气”;“腰间腹内”动态之“气”活动的范围才能最大,也就是才越能“气腾然”。如果“腰间”局部总是坚实,“腰间”之“气腾然”的幅度就必然小了,也就不能很好发挥将“气”下送上传的枢纽主宰作用了。所以,“腰间腹内”的“松”与“实”是必须辩证相互依存的。

  有的名家不明白上述这样的道理,其中有以为“松腰”就是“腰间”不能有力量也就是“气”,以为有力量就是没有放松,将“腰不要局部用力”与“腰有力量”混为一谈,甚至在一本新著的“前言”中说什么“空腰”、“腰没有东西,不能有一点力”,还在“错位”一节说什么不应该“腰带手脚”,这是对太极拳严重的误导。而又有人认为“太极拳的腰必须是实的,不能松腰”,同样也是很错误的。明白了这样的道理,太极拳的练用就应该“腰间”始终“松净”不要局部用力,但又必须始终有动态的力量的“实”而将动态的力量传于脚。这动态的力量是来于“气沉丹田”的“腹内”;“腹内”也是必须始终不要用力,“气沉丹田”的力量是来自于“顶头悬”与全身的“沉着”;而全身的动作必须是由于“腰里有东西”从而能够“腰带手脚”;这“腰里有东西”就是脚传上来的“如练一气”。太极拳“腰间腹内”这样的情况就是“似松非松”。

  2肩臂的“松净”与“掤劲”

  别人最能够体会到的练太极拳者的“似松非松”是其肩臂。对于太极拳肩臂的放松,李雅轩先生形容为两手像是“吊”在肩上,郑曼青先生形容为是“断臂”,意思其实是一样的,就是“松净”。然而,这样像是“吊”在肩上之“断臂”的两臂绝对不是总是能够由别人轻易摆动的,而是表现为李亦畬先生所说的“彼有力我亦有力,我力在先;彼无力我亦无力,我意仍在先”。这样的情况也就是杨澄甫先生所说的“太极功夫纯熟之人,臂膊如绵裹铁分量极沉”、“纯粹太极其臂如绵裹铁柔软沉重,推手之时可以分辨”。

  这样的“柔软沉重”主要有两方面的表现:

  一是手臂与别人接触可能会表现出十分的沉重,李雅轩先生形容为是“钢铁样的重”,郑曼青先生说成是“重于人数倍”。这“重于人数倍”的“钢铁样的重”不仅表现为由上向下的重量,还表现为前后左右的阻力。这种阻力就是“沾粘连随”中的“掤劲”。而这“柔软沉重”对于别人又是因人而异的。别人用力小则“柔软”越明显;别人用力大则“沉重”越明显。这种情况就像是身上绑了一条大木头游泳,越不用力地游泳就会感到越轻浮,越用力地游泳就会感到越沉重。对此我深有体会,对于我来说同样是不用力的放松,然而有的人感到我的手臂十分轻、没有阻力,有的人却感到我的手臂十分重、阻力很大,其实我十分清楚轻与重、阻力小与大全在于对方自己。

  二是小臂与大臂的夹角比较容易被改变,而大臂与肩胸的夹角几乎不变而“不易引动”,这也是杨澄甫先生所说的“练太极拳者不动手”的一个内容。这样的反应对于往往能够立于不败之地是至关重要的。这样,客观而言,一方面,肩臂确实是局部一点也不用力的放松而“柔软”的,反映为“松净”;另一方面,肩臂往往又确实是“沉重”的、肩臂夹角是“不易引动”的,反映为“非松”。这是太极拳“似松非松”的一个重要表现。

  3、全身的“松净”与“不易引动”

  很多人都将太极拳全身的“松净”想象为是全身轻飘飘的,就像是站在厚厚的地毯上,或是站在茂密柔软的草坪上,就像一阵小风就能够吹倒的感觉。于是有的人将“轻灵”想象为是别人将你往左拨,你就轻飘飘地往左;别人将你往右摆,你就轻飘飘地往右,以为这就是“落空”。这是将气功的放松当成太极拳的放松了。有的名家就是不断这样的宣传,充分反映这样的名家其实根本不懂太极拳。太极拳所谓的“放松”十分重要的一个特征就是“沉”,这是“以静制动”的重要反映。而由于“沉”,两脚就会有李雅轩、郑曼青等先生反复所说的“落地生根”的感觉,就会如杨澄甫先生所说的“两足有力。下盘稳固”、不“易引动”、不会“脚跟易于浮起”。这样往往反映为手臂的不易引动表现为两手能够借人之力随人而动地旋转,从而体位朝向很难被破坏,因而很难形成背势。而这样的由于“松净”的不易引动往往被人以为就是没有放松,所以这种情况也是太极拳“似松非松”的一个表现。

  总之,太极拳学练必须“松净”,而“松净”往往表现为“似松非松”。因此,对于太极拳的“似松非松”不能理解为不是彻底的放松。

太极中国
太极中国
太极中国
武极堂太极服
站长推荐